爽妇网888

百年长安,身上压了三座大山:爆款新能源产品缺少、核心技术问题、竞争对手环伺

文|豹变 佘伟航

  今年5月前,A股一片凄风苦雨,新股破发,老股缩量阴跌。

  长安汽车也难逃一劫,今年1-4月,跌幅超过40%,最低跌至6.4元(复权价)。

  但很多人没想到,时间不过才两个多月,长安汽车就坐上火箭股价股价最高冲到21.43元,足足涨了2倍多,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成为本轮行情汽车板块龙头。

  股价这么涨,是长安汽车的业绩很好么?乍一看似乎没毛病。7月14日(周四) 长安汽车发布公告,预计上半年净润50亿元-62亿元,同比增长189.14%-258.54%

  但如果扣掉一季度45.4亿元的净利润,我们会发现,二季度长安的净利润只有4.6亿元-16.6亿元,较一季度环比下降63%-90%。

  并不完美的基本面,何以支撑近乎完美的股价走势?长安,能否一直常安?

  “百年企业”的波澜起伏

  1862年,李鸿章在上海松江创办上海洋炮局,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家工业企业、中国最早的兵工厂,也是长安汽车的前身。

  很遗憾,上海洋炮局没能完成实业救国的重任,随着洋务运动失败,上海洋炮局由上海迁往重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销声匿迹”。

  1984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作出了“重庆也可以搞联合体生产汽车”的指示后,长安和铃木签订技术贸易协定书,由此拉开了合资的序幕。

  长安汽车抓住改革开放的机会,和福特、铃木、马自达等跨国车企设立合资公司。借助合资力量,长安汽车在九十年代生产出多个爆款产品,如奥拓和羚羊。

  旗下微型车的问世,帮助长安汽车迅速占领了市场,借此东风,长安汽车在1997年顺利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上市汽车厂商。

  不过,上市之后的长安汽车并非一帆风顺。随着国人消费升级,微型车已经无法满足国内市场需求,长安汽车也在一段时间内失宠。

  在消沉一段时间后,长安轻装上场,将旗下的长安福特马自达分拆,抓住国内的SUV市场,“1515计划”的推行,让长安汽车在燃油车时代高歌猛进,在2017年扣非净利润更是高达57.16亿元,碾压一众对手。

  但近几年来,旗下合资品牌的走弱叠加新能源汽车的兴起,长安汽车发展受到较大的阻碍。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长安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1.65亿、-47.6245亿和-32.499亿,出现了连续三年的亏损。

  2021年长安汽车的业绩迎来显著好转,当年营业收入超105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4%,扣非净利润约16.53亿元,扭转前三年的亏损颓势。

  其中,一季度扣非净利润7.2亿、二季度扣非净利润0.2亿、三季度扣非净利润10亿、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87亿。

  但是和2017年相比,2021年的净利润并不算高,重回巅峰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长安汽车在2021年报中指出,“净利润同比向好,主要由于公司自主板块销量提升,经营质量改善,利润同比大幅增长,此外合资板块盈利能力总体向好。”

  从销量上看,2021年长安汽车销量达到230万辆,同比增长14.8%,市占率同比提升0.8个百分点。

  从产品分布来看,长安汽车的底色仍是传统燃油车。其中,长安系中国品牌汽车年销量超175万辆,同比增长16.7%。

  相比之下新能源汽车板块体量较小,收入为12.36亿元,年销量刚过10万辆,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超200%。

  虽然长安汽车的新能源销量和营收有所增长,但是长安新能源是长安汽车控股的整车制造商中唯一亏损的企业,亏损总额超过27亿。

  今年前两个季度,长安汽车销量超过110万辆,其中长安系中国品牌汽车销量突破90万辆,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8.5万辆。同期,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突破去年总销量,以超60万辆的强势业绩夺得全球第一。

  可以看出,从总量上看,长安汽车的销量在市场中名列前茅,但是将新能源汽车单独拎出来和对手比较时,就显得有些单薄。

  股价上涨的“推手”

  有关股价该如何波动?不少投资者喜欢从“预期差”的角度做分析预判。这是因为,资产价格是基于对未来的预期而形成的,而预期差的产生就会改变资产价格。

  而推动长安汽车股价的预期差,我们可以从政策和电动汽车新品牌阿维塔来做观察。

  政策的“预期差”来自4月底以来政策密集发布。

  4月2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9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5月7日,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发布了《关于下达2022年节能减排补助资金预算的通知》,其中2022年节能减排补助资金共涉及30个地区,共计1962630 万元。

  6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聚焦促进汽车消费,确定从多方面部署系列政策举措,进一步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政策实施预测今年增加汽车及相关消费大约2000亿元。

  频繁的利好政策在资本市场发挥出了极大的推动作用,6月汽车股市值整体暴增1.46万亿元。

  虽然6月的最后两个交易日长安股价受挫,但依旧站上6月汽车股涨跌榜榜首,股价同比上涨63.09%,市值增长653.77亿元。

  政策之外,阿维塔是长安汽车被关注的另一个原因。

  阿维塔,是长安汽车、华为和宁德时代联合打造的品牌,同时三家企业联手开创了“C(长安)H(华为)N(宁德时代)”合作模式。

  长安汽车的角色是以其多年的造车经验和最新科研成果为阿维塔赋能。

  华为虽未参股车企,但是利用其ICT技术优势为阿维塔提供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通过 Huawei Inside(HI)的方式提升汽车性能。

  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提供商和新能源解决方案服务商,则为阿维塔汽车提供更好的智能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技术。

  目前,长安汽车持有阿维塔39.02%的股权,且官方已确认这款车将于8月8日正式上市,并于年底之前交付。

  而此前有机构预估,这一持股比例或为长安汽车2000亿估值中,提供约1000亿的估值支撑。

  为什么阿维塔市场预期这么高?这不得不提一款标杆车型——问界M5。

  问界M5由小康股份(也是传统车企)下设的赛力斯汽车和华为联手打造。问界M5今年3月开始交付,截至6月累计交付量已达到18317辆。

  从3月交付3045辆到6月交付7021辆,华为的渠道能力为问界打下坚实基础,也让小康股份股价冲破千亿市值。

  在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余承东为了推荐问界,可谓不遗余力。

  余承东说,M5上市后,用户口碑非常好,从3月份才开始交车,短短几个月交付量超过1万台,而问界M7一定能吊打埃尔法、雷克萨斯这些百万豪车。

  而阿维塔的阵仗一点不比问界M5小。

  在6月25日的重庆国际车展阿维塔展台上,长安汽车、宁德时代和华为的三位董事长一起为阿维塔新车造势,引起不小轰动。

  金融市场有一种有趣的现象:比价效应。

  它指的是,具有类似价值属性的资产,容易出现“同涨同跌”,仿佛人之间的相互攀比,你涨了我也涨,你跌了我也适当贬值。

  而正是问界M5销量及其母公司小康股份在二级市场的超预期表现,为长安的股价“暴走”提供强心理预期。

  压制基本面的三座大山

  自6月29日以来,长安汽车股价进入盘整期,期间最大跌幅接近20%。在一些人看来,资本的嗅觉往往是最灵敏的,总能提前发现企业面临的危机,股价盘整往往反映出市场对企业后续发展的担忧。

  事实上,股价横盘或下跌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市场环境转坏,抑或估值达到资金预期,筹码供过于求。

  真正值得关注的,是那些压制基本面的因素。

  1)爆款新能源产品缺少

  长安汽车在2017年提出了“香格里拉计划”,明确表示在2025年实行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这几年一直在新能源汽车下功夫,但是在新能源汽车的经营结果却不是很理想。

  长安旗下的新能源主打产品是奔奔系列,2021年的销量超过7万辆,在长安2021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中占比超过70%。

  价格低廉是奔奔系列的主要亮点,但是去年以来受到上游原材料短缺和零部件产能限制的影响,奔奔系列的利润大幅下降,售价低也成为一把双刃剑。

  目前奔奔系列已经多次暂停订单收取,这将对长安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维护和开拓起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尽管长安汽车在今年发售了多款新车,如长安深蓝SL03和UNI-K iDD,但当前还没有一款车可以取代奔奔的位置。

  而反观对手比亚迪,已经停止销售燃油车,将全部力量集中在新能源汽车上,旗下生产了包括汉、唐、秦、宋、元、海豚等多个爆款,不断提升自身品牌的市场占有率。

  2)核心技术问题

  当前新能源汽车的竞争主要围绕两条线路进行:电动化竞争和以无人驾驶为首的智能化竞争。

  在这两个领域,长安汽车都不占优势。

  长安汽车旗下的CS55纯电版、奔奔E-Star和CS15 E-Pro以及逸动EV460等四款车型,都属于油改电产品,电动化技术等关键指标并没有太多亮点,后续推出的长安深蓝目前也没有从市场上得到过多的正向回馈。

  而在智能驾驶方面,长安汽车推出了HI标识的阿维塔,虽然搭载了华为的技术,但是华为作为“供应商”,其技术也将跟其他竞品企业共享,换言之,阿维塔的智能化壁垒极其有限。

  3)竞争对手环伺

  老牌车企和新势力们都铆足了劲在跑马圈地,竞争气氛渗透到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外部环境并不乐观,长安汽车当前可谓是“内忧外患”。

  根据乘联会对狭义乘用车零售数据的统计,今年1-5月,长安汽车共卖出45.15万辆车,同比下滑15.5%,其中新能源车为5.1万辆,占比11.3%,而此时长安汽车全面“油转电”的时间进度已经过半。

  在这场关乎车企未来的竞赛中,长安汽车不仅落后于“造车新势力”,同样也落后于同级传统车企。根据乘联会的统计,今年1-5月,比亚迪、奇瑞、吉利新能源车销售占比分别达到了99%、35%、18%,远高于长安汽车。同期,长安汽车新能源车销量增长125%,而奇瑞、吉利、比亚迪同比增速分别为226%、365%、350%,是长安汽车约2-3倍。

  由此看来,要想在新能源汽车销量上有所突破,长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历经百年的长安汽车,能否凭借其历史积淀,在新一轮竞争中脱颖而出,还是在折戟电力时代中,被淹没在时代变迁中,让我们拭目以待。

文|豹变 佘伟航

编辑|李鑫

  今年5月前,A股一片凄风苦雨,新股破发,老股缩量阴跌。

  长安汽车也难逃一劫,今年1-4月,跌幅超过40%,最低跌至6.4元(复权价)。

  但很多人没想到,时间不过才两个多月,长安汽车就坐上火箭股价股价最高冲到21.43元,足足涨了2倍多,市值一度超过2000亿元,成为本轮行情汽车板块龙头。

  股价这么涨,是长安汽车的业绩很好么?乍一看似乎没毛病。7月14日(周四) 长安汽车发布公告,预计上半年净润50亿元-62亿元,同比增长189.14%-258.54%

  但如果扣掉一季度45.4亿元的净利润,我们会发现,二季度长安的净利润只有4.6亿元-16.6亿元,较一季度环比下降63%-90%。

  并不完美的基本面,何以支撑近乎完美的股价走势?长安,能否一直常安?

  “百年企业”的波澜起伏

  1862年,李鸿章在上海松江创办上海洋炮局,这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家工业企业、中国最早的兵工厂,也是长安汽车的前身。

  很遗憾,上海洋炮局没能完成实业救国的重任,随着洋务运动失败,上海洋炮局由上海迁往重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销声匿迹”。

  1984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作出了“重庆也可以搞联合体生产汽车”的指示后,长安和铃木签订技术贸易协定书,由此拉开了合资的序幕。

  长安汽车抓住改革开放的机会,和福特、铃木、马自达等跨国车企设立合资公司。借助合资力量,长安汽车在九十年代生产出多个爆款产品,如奥拓和羚羊。

  旗下微型车的问世,帮助长安汽车迅速占领了市场,借此东风,长安汽车在1997年顺利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上市汽车厂商。

  不过,上市之后的长安汽车并非一帆风顺。随着国人消费升级,微型车已经无法满足国内市场需求,长安汽车也在一段时间内失宠。

  在消沉一段时间后,长安轻装上场,将旗下的长安福特马自达分拆,抓住国内的SUV市场,“1515计划”的推行,让长安汽车在燃油车时代高歌猛进,在2017年扣非净利润更是高达57.16亿元,碾压一众对手。

  但近几年来,旗下合资品牌的走弱叠加新能源汽车的兴起,长安汽车发展受到较大的阻碍。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到2020年,长安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1.65亿、-47.6245亿和-32.499亿,出现了连续三年的亏损。

  2021年长安汽车的业绩迎来显著好转,当年营业收入超105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24%,扣非净利润约16.53亿元,扭转前三年的亏损颓势。

  其中,一季度扣非净利润7.2亿、二季度扣非净利润0.2亿、三季度扣非净利润10亿、四季度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87亿。

  但是和2017年相比,2021年的净利润并不算高,重回巅峰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长安汽车在2021年报中指出,“净利润同比向好,主要由于公司自主板块销量提升,经营质量改善,利润同比大幅增长,此外合资板块盈利能力总体向好。”

  从销量上看,2021年长安汽车销量达到230万辆,同比增长14.8%,市占率同比提升0.8个百分点。

  从产品分布来看,长安汽车的底色仍是传统燃油车。其中,长安系中国品牌汽车年销量超175万辆,同比增长16.7%。

  相比之下新能源汽车板块体量较小,收入为12.36亿元,年销量刚过10万辆,销售收入同比增长超200%。

  虽然长安汽车的新能源销量和营收有所增长,但是长安新能源是长安汽车控股的整车制造商中唯一亏损的企业,亏损总额超过27亿。

  今年前两个季度,长安汽车销量超过110万辆,其中长安系中国品牌汽车销量突破90万辆,自主品牌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8.5万辆。同期,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已经突破去年总销量,以超60万辆的强势业绩夺得全球第一。

  可以看出,从总量上看,长安汽车的销量在市场中名列前茅,但是将新能源汽车单独拎出来和对手比较时,就显得有些单薄。

  股价上涨的“推手”

  有关股价该如何波动?不少投资者喜欢从“预期差”的角度做分析预判。这是因为,资产价格是基于对未来的预期而形成的,而预期差的产生就会改变资产价格。

  而推动长安汽车股价的预期差,我们可以从政策和电动汽车新品牌阿维塔来做观察。

  政策的“预期差”来自4月底以来政策密集发布。

  4月25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9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

  5月7日,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发布了《关于下达2022年节能减排补助资金预算的通知》,其中2022年节能减排补助资金共涉及30个地区,共计1962630 万元。

  6月2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聚焦促进汽车消费,确定从多方面部署系列政策举措,进一步释放汽车消费潜力。政策实施预测今年增加汽车及相关消费大约2000亿元。

  频繁的利好政策在资本市场发挥出了极大的推动作用,6月汽车股市值整体暴增1.46万亿元。

  虽然6月的最后两个交易日长安股价受挫,但依旧站上6月汽车股涨跌榜榜首,股价同比上涨63.09%,市值增长653.77亿元。

  政策之外,阿维塔是长安汽车被关注的另一个原因。

  阿维塔,是长安汽车、华为和宁德时代联合打造的品牌,同时三家企业联手开创了“C(长安)H(华为)N(宁德时代)”合作模式。

  长安汽车的角色是以其多年的造车经验和最新科研成果为阿维塔赋能。

  华为虽未参股车企,但是利用其ICT技术优势为阿维塔提供智能汽车解决方案,通过 Huawei Inside(HI)的方式提升汽车性能。

  宁德时代作为动力电池提供商和新能源解决方案服务商,则为阿维塔汽车提供更好的智能电动汽车动力电池技术。

  目前,长安汽车持有阿维塔39.02%的股权,且官方已确认这款车将于8月8日正式上市,并于年底之前交付。

  而此前有机构预估,这一持股比例或为长安汽车2000亿估值中,提供约1000亿的估值支撑。

  为什么阿维塔市场预期这么高?这不得不提一款标杆车型——问界M5。

  问界M5由小康股份(也是传统车企)下设的赛力斯汽车和华为联手打造。问界M5今年3月开始交付,截至6月累计交付量已达到18317辆。

  从3月交付3045辆到6月交付7021辆,华为的渠道能力为问界打下坚实基础,也让小康股份股价冲破千亿市值。

  在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余承东为了推荐问界,可谓不遗余力。

  余承东说,M5上市后,用户口碑非常好,从3月份才开始交车,短短几个月交付量超过1万台,而问界M7一定能吊打埃尔法、雷克萨斯这些百万豪车。

  而阿维塔的阵仗一点不比问界M5小。

  在6月25日的重庆国际车展阿维塔展台上,长安汽车、宁德时代和华为的三位董事长一起为阿维塔新车造势,引起不小轰动。

  金融市场有一种有趣的现象:比价效应。

  它指的是,具有类似价值属性的资产,容易出现“同涨同跌”,仿佛人之间的相互攀比,你涨了我也涨,你跌了我也适当贬值。

  而正是问界M5销量及其母公司小康股份在二级市场的超预期表现,为长安的股价“暴走”提供强心理预期。

  压制基本面的三座大山

  自6月29日以来,长安汽车股价进入盘整期,期间最大跌幅接近20%。在一些人看来,资本的嗅觉往往是最灵敏的,总能提前发现企业面临的危机,股价盘整往往反映出市场对企业后续发展的担忧。

  事实上,股价横盘或下跌的原因多种多样,比如市场环境转坏,抑或估值达到资金预期,筹码供过于求。

  真正值得关注的,是那些压制基本面的因素。

  1)爆款新能源产品缺少

  长安汽车在2017年提出了“香格里拉计划”,明确表示在2025年实行全面停售传统燃油车,这几年一直在新能源汽车下功夫,但是在新能源汽车的经营结果却不是很理想。

  长安旗下的新能源主打产品是奔奔系列,2021年的销量超过7万辆,在长安2021年新能源汽车总销量中占比超过70%。

  价格低廉是奔奔系列的主要亮点,但是去年以来受到上游原材料短缺和零部件产能限制的影响,奔奔系列的利润大幅下降,售价低也成为一把双刃剑。

  目前奔奔系列已经多次暂停订单收取,这将对长安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维护和开拓起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尽管长安汽车在今年发售了多款新车,如长安深蓝SL03和UNI-K iDD,但当前还没有一款车可以取代奔奔的位置。

  而反观对手比亚迪,已经停止销售燃油车,将全部力量集中在新能源汽车上,旗下生产了包括汉、唐、秦、宋、元、海豚等多个爆款,不断提升自身品牌的市场占有率。

  2)核心技术问题

  当前新能源汽车的竞争主要围绕两条线路进行:电动化竞争和以无人驾驶为首的智能化竞争。

  在这两个领域,长安汽车都不占优势。

  长安汽车旗下的CS55纯电版、奔奔E-Star和CS15 E-Pro以及逸动EV460等四款车型,都属于油改电产品,电动化技术等关键指标并没有太多亮点,后续推出的长安深蓝目前也没有从市场上得到过多的正向回馈。

  而在智能驾驶方面,长安汽车推出了HI标识的阿维塔,虽然搭载了华为的技术,但是华为作为“供应商”,其技术也将跟其他竞品企业共享,换言之,阿维塔的智能化壁垒极其有限。

  3)竞争对手环伺

  老牌车企和新势力们都铆足了劲在跑马圈地,竞争气氛渗透到生产和销售的各个环节,外部环境并不乐观,长安汽车当前可谓是“内忧外患”。

  根据乘联会对狭义乘用车零售数据的统计,今年1-5月,长安汽车共卖出45.15万辆车,同比下滑15.5%,其中新能源车为5.1万辆,占比11.3%,而此时长安汽车全面“油转电”的时间进度已经过半。

  在这场关乎车企未来的竞赛中,长安汽车不仅落后于“造车新势力”,同样也落后于同级传统车企。根据乘联会的统计,今年1-5月,比亚迪、奇瑞、吉利新能源车销售占比分别达到了99%、35%、18%,远高于长安汽车。同期,长安汽车新能源车销量增长125%,而奇瑞、吉利、比亚迪同比增速分别为226%、365%、350%,是长安汽车约2-3倍。

  由此看来,要想在新能源汽车销量上有所突破,长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历经百年的长安汽车,能否凭借其历史积淀,在新一轮竞争中脱颖而出,还是在折戟电力时代中,被淹没在时代变迁中,让我们拭目以待。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常福强



上一篇:钟欣潼和蔡卓妍合影, 钟欣潼还是钟欣潼, 蔡卓妍已经变味了    下一篇:飞盘、陆冲、骑行…… 谁是潮流运动之王?